网站地图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网站优化

连维良简历_资讯

2020-02-15 13:33:36 73人阅读 0人评论

屠呦呦: 

  我國中醫科學院終身研討員兼首席研討員 

  我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討所青蒿素研討中心主任、博士生導師、藥學家 

  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取得者 

  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共和國勛章取得者 

  編者按:瘧疾是全球註重的重要公共衛生問題之壹,廣泛流行於國際各地,據國際衛生組織計算,每年都有2億多新病例報導。全球每年40萬瘧疾逝世人數中,90%以上來自撒哈拉以南非洲。據估計,2017年,全球有43.5萬人死於瘧疾。與之比較,2016年瘧疾逝世人數是45.1萬人,2010年是60.7萬人。我國解放前瘧疾連年流行,特別南方,因為流行猖狂,形成大量勞動力喪失。因為其時沒有有用藥物醫治,瘧疾病死率也很高。1967年5月23日國家有關部門召開“瘧疾防治藥物研討作業協作會議”,拉開了抗瘧新藥研討的前奏。1969年39歲的女科學家屠呦呦臨危受命,挑起中藥抗瘧科研組組長重擔,和她的團隊通過艱苦盡力,攻堅克難,於1972年成功提取到分子式為C15H22O5的無色結晶體,後命名為青蒿素,攻克了抗瘧醫治的國際性難題。40多年來,她和她的團隊發明性地研制出抗瘧新藥青蒿素、雙氫青蒿素等青蒿素衍生物,推進了在國際範圍內廣泛應用青蒿素聯合療法,大幅度降低了全球瘧疾病死率,為中醫藥走向國際指明了方向,為中醫藥科技立異和人類健康作業做出了巨大貢獻。她榮獲共和國勛章、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全國先進作業者”、“變革先鋒”等稱謂。日前,《龍》雜誌總編輯賈正書面專訪了當代出色女科學家、我國中醫科學院中藥研討所青蒿素研討中心主任屠呦呦。專訪全文如下:  

 

  2015年10月,瑞典國王卡爾·古斯塔夫給屠呦呦頒發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問: 屠老您好!欣聞您日前榮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19年度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赤道幾內亞國際生命科學研討獎項,在此向您表示真誠祝賀。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公告中說,因您在寄生蟲疾病方面的研討獲獎。由您發現的全新抗瘧疾藥物青蒿素在20世紀80年代治愈了許多我國患者。國際衛生組織引薦將基於青蒿素的復合療法作為壹線抗瘧醫治方案,拯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使非洲瘧疾致死率下降66%,5歲以下兒童患瘧疾逝世率下降71%。請問您對這次獲獎有何感想? 

  答: 感謝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我2019年度赤道幾內亞國際生命科學研討獎,這是聯合國對來自中醫藥學效果的高度認可,也是關於咱們中醫藥走向國際的強有力的支持,我感到十分驕傲和感激。感謝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間隔青蒿素發現已通過去了40多個春秋,我也已快90歲了。回憶過去的50年,青蒿素閱歷了從化學物質變成藥物的進程,並作為抗瘧首選藥物在國內外抗瘧臨床得到廣泛應用,為全國際人民帶來健康福祉。期望咱們科技作業者可以擔負振興中華的年代任務,貢獻於祖國的科技立異開展,盡力發掘,加以提高。中醫藥是人類巨大的寶庫,必將走出國門,謀福全人類。  

 

  1955年,屠呦呦開端進入衛生部中醫研討院中藥研討所試驗室作業。 

  問: 您出生在壹個騷動年代,國民政府的腐敗無能,日本鬼子入侵,寧波淪亡,家庭飽嘗浩劫之苦。在這種環境中,您的童年是怎麽度過的?對您壹生的作業開展有何影響? 

  答: 我1930年12月生於浙江寧波。解放前家裏日子比較困難,父親雖是壹名銀行職員,但作業並不安穩,主要靠租借祖輩遺留的房產保持家庭日子。其時雖然日子很窘迫,但爸爸媽媽依然註重對子女的教育。作為家中唯壹的女孩,和哥哥相同承受了從小學到大學的完整教育。我5歲入幼兒園,6歲上初小,11歲上高小,13歲在寧波私立器貞中學讀初中,15歲就讀於寧波私立甬江女中。我小時候不是很生動,在班上不聲不響,成績中遊,並不拔尖。因為父親喜歡讀書,家中樓頂那個擺滿古籍的小閣間,既是父親的書房,也成為我小時候最喜歡去的當地。父親去看書時,我也會坐在壹旁,拿本書看,其實也看不太懂內容。我那個時候比較喜歡中醫藥方面的書,因為中醫書大多配有插圖,很喜歡看。在父親的引領下,我常常上完課就回家看書,漸漸養成了讀書習氣。我從小有個特點,只需自己喜歡的作業就必定會堅持做下去。14歲時,哥哥給我寫了壹封信,告訴我說:“呦呦,學識是無止境的。當妳局部成功的時候,千萬不要認為滿足;當妳不幸失利的時候,亦千萬不要因而灰心。學識決不能使誠意求她的人絕望。”可以說是哥哥的這壹席話點亮了我心裏的明燈,堅決了做學識的信心,為我指出了壹條正確的道路。  

 

  20世紀50年代,屠呦呦(前右)與教師樓之岑副教授壹同做研討。 

  問: 作為新我國第壹批女大學生,其時您為什麽要選擇醫藥學這個冷門專業並為此靜靜貢獻了壹輩子? 

  答: 我是誤打誤撞走進醫藥學範疇的。小時候常常看到中醫治好了許多患者,其時就想,學醫可以讓這麽多人革除病痛,是壹件很高尚的作業。但說實話,我並沒想過自己將來會壹輩子沈浸在醫藥學的國際中。1946年,我16歲的時候不幸染上了肺結核,被逼停止了學業,那時醫學還不發達,得肺結核能活下來實屬不易。通過兩年多的醫治,病況才得以好轉。這次閱歷讓我對醫藥學發生了極大愛好。已然喜歡就要盡力去做,1951年高中畢業,我就報考了北京大學醫學院藥學專業,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中醫研討院中藥研討所作業。那時,毛主席提出,我國醫學藥學是個巨大寶庫,要承繼發揚、盡力發掘,召喚要中學西,西學中。為此,1959年我參與了為期2年半的衛生部全國第三期西醫離任學習中醫班,體系地學習了中醫藥理論。1969年1月,我第壹次觸摸了代號“523”的神秘的抗瘧藥物研討項目,認準了“523”任務便是自己的擔任,暗下決心,必定不負重托,把黨和國家交給我的任務完結,就這樣壹向作業至今。  

 

  1982年10月,屠呦呦參與全國科技獎賞大會並領取發明證書及獎狀。 

  問: 1969年,您39歲時承受了國家“523”抗瘧藥物研討的艱巨任務,被任命為中藥抗瘧科研組組長,開端抗瘧藥的研制,去攻克千百年來壹向要挾人類生命安全的難題。其時是怎樣的歷史背景?又有著怎樣的艱辛進程? 

  答: “523”最初是壹項國家援越戰備緊迫軍工項目,為了保密,就以1967年5月23日的開會日期為代號稱為“523”任務。“523”的意圖十分明確,便是通過軍民協作開發防治瘧疾藥物,對所開發防治藥物的要求是高效、速效、預防藥物要長效。其時中醫研討院是“文化大革命”的重災區,科研作業全面中止,但“523”是政治任務,就承受了。中醫研討院把任務交中藥所來完結,指令中藥所建立了科研組,我擔任課題組長擔任全面作業。1969年我承受“523”抗瘧研討任務時,作為壹名年青的科研人員,深感國家對我的信任,深感職責的重大和任務的艱巨。雖然20世紀70年代的科研條件比較差,但咱們團隊的每個人都不畏艱辛、拋家舍業、勇於擔任,試驗和臨床緊密結合,高強度作業,幾度深化海南疫區,為瘧疾患者送醫送藥。咱們曾以民用的大水缸作為提取容器,整個團隊在觸摸大量有機溶劑又缺乏通風設備的條件下,不顧健康日以繼夜地作業。為了青蒿提取物盡快上臨床,在初步動物安全性評價後,團隊成員爭相以身試藥。回憶往事,正是團隊的職責感與擔任精力引領了青蒿素的快速研制,從發現青蒿有抗瘧苗頭到青蒿素初次臨床試用只用了兩年時刻。  

 

  1996年,屠呦呦輔導助手在做試驗。 

  問: 據了解,其時研討小組將青蒿用於動物試驗時,多數動物表現正常,但有些動物疑似中毒,沒人敢說這種藥物用於人體是否安全,而您卻深信青蒿提取物有用且對人體無毒害,主動要求在自己身上做試驗,是第壹位做臨床試驗的人。您堅持以身試藥是對祖國傳統中藥理論的信任仍是對自己信仰的追求?其時您考慮過失利的後果嗎? 

  答: 其時在動物試驗中,個別動物呈現了肝臟損傷,這個抗瘧藥物青蒿素究竟適不適合人類服用,團隊呈現了爭議,但如果再重新做試驗不知道還得多久。在那時候這是個軍工項目,也是國際頭號醫學識題,不可能再往後推了,有必要在年底拿出臨床結論。其時只有堅持信仰,沒有退路,也沒有時刻考慮有什麽失利後果。為了趕開展,盡快讓青蒿素投入使用,我向領導打報告請示,我是組長,我有職責,我先試服, 還有另外兩名課題組成員也積極參與了試藥。咱們住在東直門醫院,通過壹周觀察,未發現該提取物對人體有明顯毒副效果,咱們三個受試者情況傑出。考慮到臨床用藥方案可變動的靈活性,以充分顯現其抗瘧療效,便又在所內彌補五例增大劑量的人體試服,成果沒有發現疑似的毒副效果,為青蒿素鋪平了臨床試用之路。



 

  2002年,屠呦呦被頒發“首屆新世紀巾幗發明家”獎。 

  問: 對瘧疾醫治,美國其時也花巨資進行了研討,但都失利了。面對其時國內艱苦條件和陳舊落後的設備,為什麽妳和妳的團隊可以取得打破並發明出奇跡? 

  答: 在那個騷動年代,科研作業處於完全阻滯狀況,咱們能承受這樣榮耀的任務很是振奮。首先,心情是激動的,但難度太大了。那個時候不只美國做了許多,前面幾年國內也現已篩了上萬個化合物、中草藥等等,都做了不少的作業,但成果都不滿足。但我仍是深信可以取得打破,首先“523”項目是舉全國之力要辦的大事,是由我國科學院生物物理所、我國科學院上海有機所、廣州中醫藥大學、上海藥物所、軍事醫學科學院等全國幾十個單位的500余位專家組成的瘧疾防治藥物研討團隊。二是我覺得就像小時哥哥勉勵我的,學識決不會使誠意求她的人絕望,功夫不負有心人。中華民族悠久文明史的中醫藥學必定蘊藏著精華,只需盡力在挖掘上狠下時間,廣泛收集整理歷代醫籍,造訪民間,討教老中醫,就必定可以闖出壹條路。三是咱們的團隊有強烈的愛國主義精力,有著對國家任務的高度職責感與擔任,整個團隊的鬥爭與貢獻,聯合與協作,必將促進立異與開展。所以,我壹向深信咱們的團隊必定可以發明奇跡,挽救很多瘧疾患者的生命。

  問: 您是第壹位取得諾貝爾科學獎項的我國本土科學家、第壹位取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華人科學家、第壹位取得最高科學技術獎的女科學家。至今以青蒿素類藥物為根底的聯合用藥療法(ACT)仍為WHO引薦的抗瘧的最佳醫治辦法,為人類健康和中醫藥科技立異做出了重要貢獻。您最大的人生願望是什麽? 

  答: 我最大的願望便是用古老的中醫藥,促進人類健康,讓全國際的人們都能共享到它的好處。我從畢業今後就分配在這個當地,壹向從事藥物研討作業,沒動。自己壹輩子想的,便是老老實實把科研做好,把課題做好,期望把青蒿素的研討更深化,開宣布更多藥物來,謀福更多人,這也是我自己的愛好所在。除此以外,沒有心思想別的。我都這把年歲了,身體又欠好,沒想到要得什麽獎。我做科研的意圖也不是為了得獎。取得諾貝爾獎這是我國科技作業者為祖國捧回的壹件禮物,更是具有5000年文明的中華民族為全人類貢獻的壹件禮物。對我個人來講,黨和國家培養了我壹輩子,取得諾貝爾獎僅僅壹個交代。國家需求我做什麽,我就盡力去做好,國家需求便是我盡力的方向。只需身體還可以,我還得持續,持續為祖國醫藥作業再做壹些事。可以在咱們自己的國家作業,讓咱們的中醫藥學走向國際,為全人類謀福,我想這才是中醫藥科技作業者真正應該感到僥幸的作業。  

 

  2019年8月,屠呦呦閱讀《我國中醫藥報》。 

  問: 您已89歲高齡,早已功成名就,您目前的日子是怎樣的?方案怎麽組織晚年韶光? 

  答: 我是搞研討的,只想簡簡單單的日子,老老實實的幹事,近期的國際獎項只闡明國際上關於中醫藥學愈加註重了。這幾年獲獎,前來采訪的人也多了起來,這讓我有點不太習氣。有時候家裏的電話壹天到晚響個不停,我根本拒絕了絕大多數采訪。其實我是個愛喧囂的人,現在上了歲數,更喜歡喧囂。因為年青的時候常常做試驗,那時的試驗室條件也欠好,那些有毒有害的化學物質,也沒做滿足的防護,落下病根,腿腳也都不太好,所以很少參與社會活動,也沒有回寧波老家。現在榮譽多了,職責更大,我還有許多事要做。目前對青蒿素的研討遠遠沒有結束,隨著研討的深化和研討辦法的升級,期望能誕生更多的新藥,課題組需求做的作業仍舊許多,現在年青的組員都很精幹。休息時刻根本上在家看書和看論文,等外孫女放暑假了過來看我,咱們壹家人聚會壹下。我的日子十分簡單,作業便是我最大的趣味。日子的趣味來源於作業,作業有開展趣味天然就來了。我壹輩子都是在忙碌的試驗中度過,現在也改不了了。但我畢竟老了,無能為力了, 有必要供認這壹客觀規律, 我寄期望於年青的壹代, 祝福他們超越咱們, 為人類發明壹個愈加美好的明天!

  問: 2015年,習近平總書記在致我國中醫科學院建立60周年賀信中曾提到,要充分發揮中醫藥的共同優勢,推進中醫藥現代化,推進中醫藥走向國際。您認為未來中醫藥應當怎麽開展?怎麽走向國際? 

  答: 我國醫藥學是壹個巨大的寶庫,可供挖掘的資源還十分多。青蒿素便是我國傳統醫藥獻給國際的壹份禮物。近年來,中醫藥在國際上的影響力日益提升,受到越來越多國家、國際組織的認可和國際友人的喜歡,中醫藥寶庫已是國際醫藥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施行“健康我國”戰略,堅持中西醫並重、傳承開展中醫藥作業。在我國開展現已步入新年代的大背景下,中醫藥在國際上的地位也正不斷提高,國際化之路將越走越穩。中醫藥研討不能單打獨鬥,要註重中醫各學派的溝通協作,要註重中醫與西醫的結合,要註重中醫藥學科與其他學科的協作攻關。中醫藥研討的確具有科學性、合理性以及很強的開展潛力。不只需承繼中醫理論,也要在中西醫結合和現代生命科學知識的融匯中,運用嚴謹的科學研討辦法來立異中醫藥研討,要進行更多深化和細致的作業,才幹為人類做出更大貢獻。



 

  屠呦呦在家中。 

  問: 據了解,您將取得的400萬瑞典克朗,約265萬人民幣的諾貝爾獎金簡直全部捐贈於科研。其間的200萬元分別捐給了北京大學醫學部和中醫科學院,建立了立異基金,用於獎賞年青科研人員。您是怎麽想的? 

  答: 期望這對我國年青壹代科研人員起到激勵效果。不只在醫藥研討範疇,在各科學範疇都能結合我國傳統珍寶,發生更多的發現和立異,更好地為人類服務。剛才我說傳承經典與現代多學科結合這個形式可以做出立異發現,但這僅是辦法學層面的壹種形式,也可以有不同的形式。咱們還需求愈加註重精力層面的形式,也便是科學研討的驅動力。人們常說,好奇心和愛好是科學研討的驅動力。這話不錯,這樣的案例也比比皆是。全國“523”團隊的研制作業顯現了另壹種驅動力,那便是對國家任務的高度職責感與擔任。在這種愛國精力驅動下,就有了鬥爭與貢獻,就有了聯合與協作,就有了立異與開展,才使得青蒿素聯合療法挽救了很多瘧疾患者的生命。我國科技作業者擔負著振興中華的年代任務,投身於科技立異開展義不容辭,這也便是咱們科技作業者未來的職責與擔任。習近平總書記曾說過:“不忘原本才幹拓荒未來,善於承繼才幹更好立異。”龍是中華民族的圖騰,是才智和力量的代表,是開展與前進的標誌,更是聯合和壹致的象征。咱們是龍的傳人,期望年青壹代承繼發揚中華民族胸懷祖國、敢於擔任、情系蒼生、淡泊名利的龍精力!

相关评论

0

本栏推荐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软件资源、图片视频等内容均为作者提供、网友自行发布而来(部分报媒/平媒内容转载自网络合作媒体),仅供学习参考,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

 关键词:青柚,青柚资源网,资源网

粤ICP备19142866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