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网站优化

晚泊浔阳望庐山_资讯

2020-02-14 22:41:34 1211人阅读 0人评论

關於孟浩然《晚泊潯陽望廬山》原文賞析及翻譯讀書啊,我相信但有朗朗書聲出破廬,遲早有一日有萬鯉躍龍門之奇象。

  【原文】

  晚泊潯陽望廬山

  孟浩然

  掛席幾千裡,名山都未逢。

  泊舟潯陽郭,始見香爐峰。

  嘗讀遠公傳,永懷塵外蹤。

  東林精舍近,日暮但聞鐘。

  【註釋】

  解題:作者在千裡舟行途中,泊船潯陽城下,看到瞭有名的香爐峰,進而懷念古代高僧,隨筆寫下瞭這首被後人嘆為“天籟”的唐詩精品。

  掛席:與“揚帆”同義。

  郭:外城(古代城市建築分內、外城)。

  香爐峰:廬山最有名的一峰。

  遠公:東晉高僧慧遠,曾在廬山隱居修行。

  塵外蹤:遠離塵俗的蹤跡。

  東林精舍:高僧慧遠在廬山隱居修行時,當時的刺史桓伊為他修建的一座禪舍,是當時及後代的隱居者們神往的勝地。

  空聞鐘:徒然聽到東林精舍傳來的鐘聲(因為作者崇拜的高僧早已不在那裡瞭)。

  【譯文】

  經過瞭幾千裡江上揚帆,竟然都沒遇到一座名山。

  當我在潯陽城外泊瞭船,才看到香爐峰非同一般。

  我曾讀過慧遠公的小傳,其塵外之蹤永使我懷念。

  東林精舍雖然近在眼前,傍晚的鐘聲聽到也徒然。

  【賞析】

  此詩簡淡自然、空靈無跡,頗有隨筆的味道。而在隨意揮寫間,不但勾畫瞭江山風景,而且抒發瞭傾慕高僧慧遠、向往隱居勝地的隱逸情懷。後代詩人和詩評傢們對此詩推崇備至,認為是“一片空靈”的“天籟”;或者把它與李白的“夜泊牛渚懷古”一起作為已達“不著一字,盡得風流”妙境的樣本,並將它們比作畫中“逸品”。

  江行幾千裡,總不見名山,第二句中一個“都”字把作者心中失望的心情凸顯出來,並為下聯中見到香爐峰時的怡悅心情蓄勢;第四句中一個“始”字,一下點出瞭作者見到香爐峰時心中的欣喜,頗能勾出情緒上的起落;第六句中用“永懷”二字,出語特重,充分表現瞭作者對高僧慧遠的由衷傾慕;第八句中一個“空”字,隱含瞭“鐘聲雖仍然可聞,遠公已不復可見”的惆悵、失落等復雜心情,可謂情韻盎然。從這些精煉的用字上看,作者於此詩的錘煉下瞭不少功夫,隻不過功夫到瞭爐火純青時,便又不留錘煉痕跡,反倒顯得簡淡自然瞭。

  這首詩色彩淡素,渾成無跡,後人嘆為“天籟”之作。上來四句,頗有氣勢,尺幅千裡,一氣直下。詩人用淡筆隨意一揮,便把這江山勝處的風貌勾勒出來瞭,而且還傳遞瞭神情。

  試想在那千裡煙波江上,揚帆而下,心境何等悠然。一路上也未始無山,但總不見名山,直到船泊潯陽城下,頭一抬,那秀拔挺出的廬山就在眼前突兀而起,“啊,香爐峰,這才見到瞭你,果然名不虛傳!”四句詩,一氣呵成,到“始”字輕輕一點,舟中主人那欣然怡悅之情就顯示出來瞭。

  香爐峰【北蠻見錦繡綢緞,不信有蟲食樹吐絲而成。昔年中原士子,不信草原有氈帳容納千人。】是廬山的秀中之秀,在不少詩人的歌詠中常見它美好的身影。“日照香爐生紫煙”(李白《望廬山瀑佈》),在李白筆下,香爐峰青銅般的顏色,被紅日映照,從雲環霧繞中透射出紫色的煙霞,這色彩何等濃麗。

  李白用的是七彩交輝的濃筆,表現出他熱烈奔放的激情和瑰瑋絢爛的詩風。而此時的孟浩然隻是怡悅而安詳地觀賞,領略這山色之美。因而他用的純乎是水墨的淡筆,那麼含蓄、空靈。從悠然遙望廬山的神情中,隱隱透出一種悠遠的情思。

  詩人以上半首敘事,略微見景,稍帶述情,落筆空靈;下半首以情帶景,情是內在的,他又以空靈之筆來寫,確如昔人評曰:“一片空靈”。

  香爐峰煙雲飄逸,遠“望”著的詩人,神思也隨之悠然飄忽,引起種種遐想。詩人想起瞭東晉高僧慧遠,他愛廬山,刺史桓伊為他在這裡建造瞭一座禪舍名“東林精舍”。據雲那處所是:“洞盡山美,卻負香爐之峰,傍帶瀑佈之壑,……清泉環階,白雲滿室。”到這兒來的人都感到“神清而氣肅”。這地方如此清幽,使人絕棄塵俗,當然也是為那些山林隱逸之士所向往的瞭。孟浩然是一位“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雲”(李白《贈孟浩然》)的人物,所以他那“永懷塵外蹤”的情懷是不難理解的。

  詩人在遐想,深深懷念這位高僧的塵外幽蹤,這時,夕陽斜照,忽然隱隱約約聽到從遠公安禪之地的東林寺裡傳來陣陣鐘聲,東林精舍近在眼前,而遠公早作古人,高人不見,空聞鐘聲,心中不禁興起一種無端的悵惘。“空”字情韻極為豐富。這兒是倒裝句法,應該是先聞東林之鐘然後得知精舍已“近”。這一結餘音裊裊,含有不盡之意。且點出東林精舍,正是作者向往之處。“日暮”二字說明聞鐘的時刻,“聞鐘”又渲染瞭“日暮”的氣氛,加深瞭深遠的意境;同時,也是點題。

  這首詩,詩人寫來毫不費力,真有“揮毫落紙如雲煙”之妙。詩人寫出瞭“晚泊潯陽”時的所見、所聞、所思,流露出對隱逸生活的傾羨。然而盡管“精舍”很“近”,詩人卻不寫登臨拜謁,筆墨下到“空聞”而止,“望”而不即,悠然神遠。難怪主“神韻”說的清人王士禛極為贊賞此詩,把它與李白詩“牛渚西江夜”並舉,用以說明司空圖《詩品》中所謂“不著一字,盡得風流”的妙境,還說:“詩至此,色相俱空,真如羚羊掛角,無跡可求,畫傢所謂逸品是也。”

君今覽此佳作,不知可否快哉!本站祝君能日撫瑤琴聽音,夜有嬌妻伴讀。 

相关评论

0

本站内容来源于互联网,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任何人不得倒卖、行骗、传播、严禁用于商业用途!
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内容、不妥之处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删除,敬请谅解!

投诉侵权邮箱:chaopuxie619900@163.com 关键词:青柚,青柚资源网,资源网

粤ICP备19142866号 sitemap